您的位置: 个旧信息网 > 娱乐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一十一章 青之风魔师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3:09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一十一章 青之风魔师

夜幕之下,繁星diǎn缀着漆黑的天空,冷风呼啸而过,山dǐng上传来浓重的魔力气息。

西斯一脸不满地看了一眼塔雷洛斯,冷声问道:“你不是説过不插手的吗?”

塔雷洛斯在身前扔下一块手指大xiǎo的晶体,从里面猛地伸出几根莹蓝色的能量条,束缚住萝丝后才渐渐变为红色:“幽红大人的命令已经完成了,我的承诺仅限于对幽红大人的使命,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应该从来都没有单独对你允诺过这些吧?”

“你这家伙!”西斯眼看已经忍不住挥舞着手中的贪狼砸向塔雷洛斯,在下一秒却被一旁许久没有説话的欧力拦住。

“算了,他想怎么做随他去吧,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离开这里了。”

西斯冷静下来,啐了一口唾沫转身跳进欧力创造的传送阵中。

看到碍事的人物离去,塔雷洛斯才放松下来,轻声问道:“难道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星寒看着他身后被晶体束缚的萝丝,如果不打败他的话是不可能救回萝丝的:“你也是碎刃六人中的一个吗?”

塔雷洛斯愣了愣,道:“我还以为你会问出什么呢

,很可惜,我不在他们之中。”

星寒diǎn了diǎn头,身体周围散发着更为强烈的魔力:“那就好了,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没有碎刃黑化的能力,你的禁器是不可能赢过艾斯洛特的。”

“哼,你还真是自信,忘了我们之间力量的差距吗?”塔雷洛斯一把扯下身后碍事的披肩,“无论是王座化、碎刃黑化、艾斯洛特,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只效忠于幽红大人啊?”

星寒没有选择再多説下去,趁着断星的锋芒最盛之际一举解决掉塔雷洛斯,否则一旦进入疲惫状态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咆哮吧!位于黄金魔道二十八的火龙,撕碎他!”

一道火焰铭文从半空中突然显现,随着火柱咆哮而出,一股热浪猛然袭向塔雷洛斯所在的位置。

“难道把我刚才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塔雷洛斯只是一只手便解决了炽热的火焰魔法,丝毫没有使用鬼裂之牙做防御的意思,“不过这次的魔法比上次战斗的时候要好上很多了呢,不过还是像婴儿一样,太弱了。”

“你真的那么以为么?”

“什么?!”塔雷洛斯猛地一惊,火柱消失的瞬间,身后竟然传来了一阵冰冷的霜冻魔法,而自己却连星寒什么时候做出的位移都没有察觉到!

“咏断,冰之刃!”

冰芒从半艾斯洛特的断星剑身之中迅速突刺向塔雷洛斯的腰间,但眼前的这个人绝不会让自己那么容易就得手,也许自己的速度的确可以骗过他,不过力量上的差距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弥补的。

“叮!”

一团火焰毫无预兆地挡在冰刃之前,炽热的温度只是万分之一秒便完全融化了半个剑身!星寒似乎是意识到塔雷洛斯的防御手段,在火焰刚刚膨胀的同时就撤出了身体,否则必然会被那种温度的火系异能烧个半死!

塔雷洛斯甩了甩残留在手心的火焰,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星寒道:“给了我不错的惊喜,看来选择你果然是对的,太有趣了,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一切!”

星寒的全身出奇的发冷,塔雷洛斯的能量愈发的强烈起来,诡异之极的异能量顿时在半空中炸开!

“爱,那是什么力量?”星寒死盯着塔雷洛斯手中的战斧,那上面的禁力在一瞬间突然消失,转而变为一层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力量气息。

许久,寄宿在断星内的爱才缓缓道:“那是禁器的力量,似乎存在着某种变异,实在很奇怪,按照常理来説不可能存在这种禁力才对。”

“不认识的禁力吗……”星寒自言自语道,悬崖边的萝丝试图挣脱晶体的束缚,但是越挣扎似乎捆的越结实,只得安静地看着这边的战斗。

“吾之刃,名曰——鬼裂之牙!王座模式,开启!”

“不可能!”星寒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塔雷洛斯明明説过他不是碎刃中的一员,而且也没有听説他会使用禁器的王座化模式,难道説刚才那股奇异的力量就是鬼裂之牙王座化散发的吗?!

“青之风魔师,迎接你的主人吧!”

“呼——”

狂风席卷大地,吹得人睁不开眼睛,青色旋纹快速爬上鬼裂之牙的长柄之上,而那道突如其来的飓风却又硬生生地将完整的战斧撕成碎片!

碎片在风中迅速重组,金属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向周围散射出数道青色的魔法光束。瑞德拦在月星身前,他知道这个女孩的禁器不适合用来防御,无数的冰霜在光束散射的同时便已经高高建起就算从内部也能够感受到光束砸在冰霜防御上的震动感。

“咔!”

狂风骤然停止,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四周的树被吹得东倒西歪,叶子散落了一地,由鬼裂之牙碎片所组成的竟是一个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武器!

那似乎是一个巨大的罗盘,通体布满了青色的铭文,罗盘分为四份,每一个区域都有着一个不同的形状怪异的凹槽,凹槽很深,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封印在那黑暗之处一样。

冰墙破裂开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震惊地説不出话来,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武器,这种浮在半空中的东西要怎么用来攻击?

“现在才知道害怕吗?”塔雷洛斯的右手离开青之风魔师的罗盘表面,将它完全置于半空不顾,“知道青之风魔师拥有什么样的力量吗?”

星寒没有説话,那种长相诡异的王座模式本来就不多见,但绝不可能是远古之水那种智力型禁器,没有独立的思考的话,那么就只是一副供人操纵的机械而已。

“四方之力,溶于世间的一切都将作为我的武器,地面、天空、水流、火焰,一切都将由青之风魔师调用。”塔雷洛斯笑了笑道,“真的要感谢那个叫克莉丝芙娜的孩子,如果不是她告诉我王座化的方法,恐怕到现在都不会领悟到吧。”

“芙娜……不可能,王座化只有正统的魔法师才能做到,没有相应的魔法道具是不可能连接禁器的。”星寒突然想起芙娜告诉过自己的王座化方法。

塔雷洛斯缓缓道:“既然复制禁器可以和异能者构建契约,你又凭什么认定我不能修改王座化的连接方式呢?”

“星寒,他在骗你,禁器的王座化不存在强制修改与魔法道具的连接,否则就算是再强的禁器都会损坏的!”作为最贴近禁器的存在,爱仍旧守卫着王座化的连接方法。

“切,肤浅至极。”塔雷洛斯的右臂突然抬起,在对应着罗盘正东方的区域突然做出握持的动作,“星寒,你会后悔和我战斗的……”

星寒使劲地咽了一口唾沫,这种强烈的压迫感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随后出现的景象却着实震撼着他的内心。

“东方之炎,红莲的巨龙,苏醒吧!”

罗盘东方的凹槽中突然冒出一大片火光,冲天的炎柱瞬间吞噬了塔雷洛斯伸出的右手!

炎柱冲破天空中的乌云,露出了许久不见的月亮,而就在此时,塔雷洛斯被吞噬掉的右臂竟然生长出了一副由熔岩铸造的臂铠!手心之中握着一杆通红的骑士枪,灼热的枪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迸射出毁灭性的岩浆一样!

“这是什么啊……”星寒的眼神露出一丝胆怯,但如果在这里认输的话,自己实在是做不到,“第九帝王的诅咒!”

看着塔雷洛斯急速冲向自己的身影,星寒下意识地唤出第九帝王的诅咒准备防御住这次攻击。但灼热的枪尖只是轻轻的一戳便如同穿过纸张一般刺穿了黑色的铠甲!星寒的身体尽力地向后退着,无奈塔雷洛斯的速度丝毫没有给自己一diǎn机会。

“取缔之三刻剑!开启!”断星的剑身突然迸出一丝粉色的光芒,“吾之刃,名曰——紫夜零刻!”

“哧啦——”

星寒的左手吃力地用零刻抵住火焰枪尖,但毕竟三刻剑的力量自己平时很少使用,其他人的禁器也差不多只能持续三秒钟的时间。

“叮!”

配合着拥有半艾斯洛特的断星勉强甩开了塔雷洛斯的攻击,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这把骑士枪非常的脆弱,在甩开它的同时竟然可以看到断星印在上面的剑痕!

“真的是这样吗……”星寒看了一眼断星,左手的零刻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而消失。

“呼——”

瞬间提升起自身速度,断星毫不犹豫地抨击在骑士枪上,就在那一刹那,火花四溅,骑士枪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只是承受了一剑便裂成碎片!

“看来你没有参透青之风魔师的力量呢。”塔雷洛斯的脸色丝毫没有露出被摧毁武器时的惊讶和紧张,反而却多了一分兴奋,“知道柜子和抽屉的区别吗?”

“什么意思?”

“柜子的打开方向是有弧度的,而抽屉却是直向。”

“那又怎样?”星寒不解地看着塔雷洛斯。

“也就是説,打开抽屉和柜子是不能用同一种方法的吧?”塔雷洛斯用左手捏碎右臂上的臂铠,道:“如果用同一种方法的话,可是会卡住的哦。但是在卡住之前呢,它们会被之前近似相同的前奏打开一半或是三分之一……”

“也就是説,你刚才的那把武器只是有三分之一的硬度吗?”

塔雷洛斯笑道:“哈哈,还是很聪明的嘛,可惜你只説对了一半。”

“什么?”

“在罗盘的世界,东方可不仅仅代表火焰哟~”

星寒顿时紧张起来,一股沉重的不详预感涌上心头。

“那么……青之风魔师,破碎吧。东方之雷,电光的巨兽,轰击吧!”

临沂治疗阳痿医院
许昌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临沂治疗早泄方法
许昌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