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个旧信息网 > 星座

欲仙岛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58:59

【1】    欲仙岛。一座孤立在海角的小岛。一个勾魂的名字——欲仙,使它名扬江湖。  这是一个桃花盛开的时节。欲仙岛上,满眼都是桃花艳丽的粉红。  黄昏时分。玉临风,一个白衣翩翩,背着长剑的浊世美公子,在桃花林中边走边看,似在捉摸着岛上四周的环境,他的心,好像并不在这四周的桃花美景中。  “玉公子!”忽然,在玉临风的背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声音清脆如铃。一个妙龄少女的声音。  玉临风是第一次到这欲仙岛,在这岛上,有谁,居然会知道他的名字?暗中吃惊的玉临风,猛然转过身来。玉临风顿觉眼前一亮!一个十八九岁,艳丽脱俗的美少女,映入了玉临风的眼帘。  美少女的上身,只穿着一件粉红的肚兜,下面,却是一条长得拖地的粉红裙子。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姓玉?”玉临风冷着脸道。  “江湖有名的快剑玉郎玉临风,谁不知晓?谁不仰慕?”美少女咯咯笑着,扭动着盈盈一握的细腰,向玉临风走了过来。  玉临风不禁剑眉微皱。  “玉公子是专程来拜访我家主人的吗?”说话间,这个美艳少女,已立在了玉临风的眼前。少女特有的体香,顿时扑鼻而来!  闻见女儿香,神仙也断肠。玉临风不由心神一荡。  “我叫柔儿,只是岛上的一个普通小丫鬟。”说话间,柔儿一对白嫩若藕的玉臂,竟搭上了玉临风的双肩,仰头道,“玉公子,你是不是失望了?”  “我……”猝不及防的玉临风,竟不知如何是好。    【2】    柔儿的手,正悄悄地移向了玉临风背上的长剑。  看着柔儿的如丝媚眼,玉临风微撇的嘴角,忽然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柔儿正暗中窃喜,蓦地身子一颤,一双玉臂顿时软软地垂了下来,如丝的媚眼中,撩人的妩媚,全都变成了恐惧。  “明知我是快剑,还敢做非分之想?难道,你以为你的手,能快过我的剑吗?”玉临风负手而立,冷笑道。  柔儿一步步地后退,一只玉臂慢慢抬起,指着玉临风道:“可是,我为什么没见到你出剑?”说话的时候,柔儿的嘴角,流下了一缕鲜红触目的血。  “能让你看到出剑,还敢自称快剑?”玉临风语带揶揄地看着柔儿,冷声道。  柔儿的嘴,犹在不甘心地蠕动着,却无力发出声音了。终于,柔儿脸朝地,慢慢地倒了下去。柔儿光洁雪白的后背,绽开着一朵小小的雪花,正在缓缓地向外绽开,扩散开来……  玉临风用右手的两根手指将剑尖上的一抹不易察觉的血迹轻轻拭去,然后,又插剑归鞘,继续往前走去。走在这一片艳丽的粉红中,玉临风觉得在自己眼前朵朵绽开的桃花,似也在绽开着一朵朵粉红的杀机。  玉临风走出了这片杀机四伏的桃花林。在前面,又出现了一间矮小精致的石屋。走到石屋的门前,玉临风止步,把耳朵贴在石门上,静静地听着。  石屋中,若有若无地传出了一些声音。水的声音。难道,在这石屋中,还流着泉水?  玉临风仍然在听,俊逸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石屋中,并没有流着泉水。是石屋里的人,在弄水。确切地说,是有人在石屋里洗澡。这若有若无的水声,就是里面的人在洗澡时发出的声音。  “玉公子,石门没有锁,自己推开进来吧。”石屋里,忽然传出了一个甜美无比的声音。美人的声音。  玉临风不假思索,伸手就推开了石门。  石屋中,水汽弥漫。  “把门关上。”那甜甜的声音,又飘然而来。    【3】    玉临风依言关上了石门。  石屋中,弥漫的水汽,浓得,就像是在仙界中飘渺的云烟。玉临风立在屋中,如立仙界。石屋的正中央,放着一只巨大的,一人高的水缸。在石屋中弥漫的水汽,就是从这只大水缸里飘出来的。而那甜甜的美人的声音,也正是从这只大水缸里飘出来的。  玉临风,慢慢走向了这只撩人心魂的大水缸。  忽听“哗”地一声,缸里,有人站了起来。缸里洗澡的,果然是一个美人。在缸口,已经露出了一张娇艳的美人脸。“玉公子止步,我可是如初生婴儿哦!”缸中美人道。  “可惜,你并不是桃花仙子。”玉临风依言止步,却眼也不抬地道。  缸中美人美目幽幽地注视着玉临风,幽幽道:“就算我不是,玉公子难道就一刻也不肯逗留吗?”  玉临风冷冷道:“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缸中美人幽怨道:“玉公子难道连看我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吗?”  玉临风冷笑道:“如果我现在抬头看你一眼,只怕今天,我就走不出这石屋了!”  缸中美人轻叹道:“这么说,玉公子知道我是谁了?”  “一眼勾魂美娇狐!”话音刚落,玉临风身形微动,剑已握在左手,直指缸中美人。  “一入欲仙岛,做鬼也逍遥。可是,我看玉公子却不像是寻欢而来,倒像是有备而来,来找我欲仙岛的麻烦了!”缸中的美娇狐说罢,又是一声长叹。  玉临风蓦觉眼前白影忽闪,七个持剑的白衣少女,一下不知从石屋的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将玉临风团团围住。  美娇狐幽幽轻叹道:“对不住了,玉公子!我,也不想这样的。这七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是我欲仙岛的七仙子,现在,要开始向玉公子讨教了!”  “很好!”玉临风剑眉一挑,冷冷道,“一起来吧!”  七仙女大怒,玉臂齐挥,七把剑抖出了七朵剑花,直奔玉临风而来……  铛!……铛!……铛!……铛!……铛!……铛!……铛!……  七剑俱折,落了一地!七仙女皆持着手中断剑,怔立当场!  她们的眉心,都绽出了一颗血珠,正缓缓地,流过鼻尖,流过唇,流成了一条笔直的血线……  过了半晌,围在玉临风四周的七仙女,才不约而同地一齐仰面倒下,这情景,就像是一朵含苞的白莲突然绽放!    【4】    美娇狐那张美艳的脸,此刻,似乎已经是吓呆了。  玉临风默默地注视着凝在剑尖的一滴残血,忽然,轻轻地一吹,将血滴吹落,然后,头也不抬地道:“这,也配称七仙女?”  美娇狐僵着一张脸,一言不发。蓦地,骤见美娇狐樱桃小嘴微微一张,一篷乌黑如墨的细针,竟从美娇狐的小嘴中,狂喷而出,如同一窝疯狂的蜂,俱往玉临风射去!  剑光忽闪!喷出的针雨,顿时,如同四面碰壁的苍蝇,叮叮当当,散了一地。  玉临风看也不看密密麻麻落了一地的如墨细针,只是低着头,出神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喃喃自语道:“剑兄,今天,我要委屈你一下了。因为,今天,我要让你饮一点狐血了。而且,这狐血,可是还带着讨嫌的臊味哦!真是对不住了!”  美娇狐闻言,一张本来美艳的脸,此刻,都吓得如同一张白纸了。美娇狐吃吃道:“玉公子!请你大人大量,放……”话犹未了,美娇狐的一双美目忽然瞪大,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美娇狐瞪大眼珠的一张脸,终于,渐渐无力地垂了下去。可惜,她已经看不到在大缸外发生的事了:玉临风手中的长剑,居然穿过了大缸,直接刺了进去!  大缸纹丝未裂,滴血未流!  玉临风猛地拔剑,大缸,便有了一个窄如剑宽的缺口。缸中的水,顿时从长剑刺出的缺口中,汩汩流出。  在缸中流出的,是水吗?分明是血!鲜红触目的血!狐血!石屋中,腥臭的恶味,顿时便蔓延四散,很快,便流了一地,一直,流到了玉临风的脚下。  玉临风微微皱眉,猝然转身,提着长剑,飞快地掠出了血腥满地的杀人石屋。  石屋外,即将西下的夕阳,殷红如血。  玉临风仰望着血红的西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玉临风便插剑归鞘,毅然离开了石屋,继续前行而去。  此时,天,开始渐渐地黑了下来。  玉临风一对星眸如冷电般四下一扫,蓦地,玉临风只觉眼前一亮。在玉临风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一座小山。  山下,还有一个山洞。玉临风迈开脚步,径直往山洞走去。    【5】    来到了山洞外面,只见洞中,不时地有光影在摇曳晃动。  “既然还点着火,那,这个山洞中,一定是有人呆着了?”玉临风暗忖,遂立住身,开始静静地倾听起山洞里的动静。可是,这山洞中,除了火苗吞噬柴枝的劈啪之声,并没有其他异样的声音。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不定,这个山洞,就是我要找的那个虎穴了。”玉临风想到这,便放轻了脚步,慢慢地往山洞中走去。  只见洞内,在距离洞口不远地的地方,一堆柴枝已经烧的所剩无几,微弱的火苗,正在吞噬着最后的残枝,无力地在摇曳着。走过火堆,里面一片漆黑。  玉临风便在旁边捡了一根粗长的柴枝,伸到火堆里面点燃了。玉临风便高举着枯枝火把,慢慢地往山洞深处走去。走了一段,玉临风只觉空气中隐隐地飘来了一缕臭味——尸臭味,直钻入他的鼻孔中。越往里面行走,尸臭味越浓。玉临风不由地抬手掩住了鼻子,但是,依然没有停止向前的脚步。  这时,在前面的一个角落里,玉临风看到了一堆触目的白色物体,似是人体状。  玉临风快步走了过去。  果然是人的尸体。几具叠在一起,身无寸缕的尸体!  玉临风立即拔出长剑,将压在最上面的那具尸体翻了下来。  借着手中火把的光亮,可以看出,这个死者,是一个中年男子。再从其梳的发髻来看,这个中年男子,还是一个道士。  玉临风又将道士身下的其他几具尸体,一一用手中长剑挑着翻了过来。  道士身下,一共有三具尸体,皆是貌美如花的少女。奇怪的是,这三具少女的尸体,依旧晶莹洁白,光滑粉嫩,根本看不出一点受过伤的痕迹。而这个中年道士却是伤痕累累,不知中了多少刀剑之伤。  “这个道士,肯定是武当派的哪位道长了。可是,武当派一直是江湖中严守戒律的正当门派,这位中年道长,又怎么会和这三位美少女死在一块了呢?”玉临风两道浓黑的剑眉,紧紧地拧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此刻,不时散发出来的尸体腐臭味,似乎,都是来自这位中年道长。而那三具少女的尸体,非但没有腐臭的味道,相反,还不时地飘出阵阵少女的幽香。  玉临风脑中蓦地灵光一闪:“难道……”没等他细想,眼前寒光骤闪,直奔他的脸部而来!    【6】    玉临风身形疾动,寒光“嗖”地擦过了他的耳际,又“夺”的一声,钉在洞顶之上!玉临风身子刚刚立定,又见白影忽至,却是躺在地上的那三具女“尸”,一齐弹跳而起,直扑向玉临风!玉临风急往后跃。  三个少女竟然都似收势不住,三个光溜溜的香艳娇躯,又一起直栽入玉临风的怀中!  玉临风大急,伸手便推,只觉触手一片腻滑,不由心神一荡,急忙收手。  可是,这三个身无寸缕的美少女,居然像三缕香风一样,绕着玉临风团团旋转。  玉临风忽觉腹下丹田的真气,骤然一阵疯狂的乱窜。“不好!”玉临风忽然明白,那个中年道长,为什么会死在这里了,“要想破了这个艳阵,首先,得克制住自己的邪念。否则,今天,我的命也危矣!”  想到这儿,玉临风蓦地闭眼,大喝一声,身子顿时如同一只陀螺般狂旋起来!骤见剑光忽闪,三个美少女竟然同时怔立不动了。  势收剑停,玉临风这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只见三个美少女的眉心里,同时缓缓地挂下了一条殷红的血线。  三女全都瞪大了一双美目,似乎至死也不肯相信,这世上,居然,还会有不为美色所动的人!过了许久,这三个美少女才分别一一砰然倒地,成了名副其实的尸体。  玉临风轻轻一叹,重新捡起了刚才搁置在一边的枯枝火把,继续前行。  可是,玉临风还没有往前走几步,在他的眼前,却又出现了一道铁栅栏,阻住了他前面的去路。  玉临风剑眉一皱,望着挂在栅栏门上的大锁,暗忖道:“这里,一定是锁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于是,玉临风拔剑便往大锁劈去!    【7】    当!……但见火星四溅,可是,大锁,却丝毫也未见有损。  “玉公子不必枉费力气了!如果没有原配的钥匙,这把大锁,是任何利器都劈不开的。”玉临风的身后,忽然有人在轻轻地叹息。  玉临风大吃一惊,霍然转身。只见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竟然立着一个穿着白袍的美少妇。白袍宽大得吓人,显得说不出的滑稽。  “你是什么人?”玉临风沉声喝问道。  “我?我就是这个山洞的主人呀!”美少妇美目幽幽地望着玉临风,不紧不慢地道,“玉公子一剑就杀了我的这三个如花似玉的手下,不知现在,玉公子准备怎样向我交代呢?”  “笑话!今天,如果我不杀她们三个,我,就和地上的这个道长一个下场了!你说,我倒是该杀,还是不该杀?”玉临风冷笑道。  “嗯,看似有理得很。,此刻,玉公子这等咄咄逼人的,想必是准备来找我的麻烦了?”美少妇不胜幽怨地又是轻叹了一声。  “我可没有兴趣冲着你来!你欲仙岛的岛主呢?今天,我只要能够见到你的岛主一面,我,自然,也就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玉临风冷冷道。  “岛主?我,可是岛主的姐姐哦!你在江湖上听说过欲仙姐姐玉仙儿吗?那,指的就是我呀!”美少妇的一对美眸,蓦地带着无限的妩媚,停在玉临风一张俊俏的玉面上。  “原来,江湖有名的妖狐狸,就是你呀!幸会,幸会了!”玉临风不胜揶揄地冷笑道,“今天,我倒要好好地打量打量了!”玉临风真的开始仔细打量起眼前的玉仙儿来。看了半晌,玉临风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脱口道:“既然,你玉仙儿是这欲仙岛岛主的姐姐,那么,你一定知道神剑公子宋雨了?”   共 1982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昆明最好的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饮食方案都有什么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