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个旧信息网 > 育儿

我被邪恶的理想主义者带到山上

发布时间:2019-07-13 04:05:01

从东边升起的月亮 与西沉的太阳

形成两端。我被邪恶的理想主义者带上了山,

有人指着太阳说:“它曾经从月亮的地方升起!”

同时,另一个人指着月亮说:“它会从太阳的地方下沉!”

我无法辨明天空的阴阳交错,就像我无法辨明这现实与历史。

天空如此干净、辽阔,

我站在山顶看到了隐蔽在云朵后面的寥落星群,

犹如领袖站在门楼上挥手,黑压压的人群就哑然无声。

理想主义者拥有属于自己的光荣,

死亡如风一样吹来,瞬间倒下无数。

历史这位大爷 就曾扳倒我爷爷,

我爷爷曾是世俗世界的一位大爷,他拥有一望无际的土地以及属于自己的快乐。

当理想主义的大军压来,他便失去了一切。

他赤手空拳试图击破长空,他也就成了理想主义者,

他的灾难也就随理想的到来而到来!

我奶奶是一位裹小脚的富贵人家的小姐,

她踮着脚也未能跟上时代,她倒在了一只巨大的钢锅旁,

看着白刷刷的骨头在锅内翻滚,

却未能喝上一口浓汤。她死的时候,未能留下一张英俏的肖像,只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没有人知道,她感叹于什么。

我爷爷却发痴地梦想

让头颅出现在簇拥的鲜花丛中,过一种富有理想而快乐的新生活,

然而,那种快乐就是欢唱。

耕牛离开了他的土地,就像土地离开了他,

他在热血沸腾的人群中展示了平庸的歌喉,

却因无法更改的出生得罪了伟人和他的理想主义追随者。

他被拉下台来,阳光派遣的乌鸦为他唱了丧歌。

爱情不能永恒,这是真的,我爷爷的肢体在历史的车轮下翻滚,

他忘记了奶奶的容貌,甚至失去回忆的能力,脑筋只能向前。

因为,共产主义只在前方。

如今,在理想主义者的山头,我被逼唱起红歌,

歌声为我展现了挂满筋骨的刑架,

一只手搅动着大海,政党犹如群鸦飞转

遮盖了大地。大地上没有耕牛,

只有国家机器在隆隆作响。

我对理想主义者说:我要世俗,要我奶奶那样走路一步三摇的女子,

我要穿越泥土,看到庄稼飞扬的时刻,

我要大地容易枯败的枝叶,

我要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我要唱并不高昂的靡靡情歌!

相关阴茎结核的常见并发症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羊羔疯发作怎么治疗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