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个旧信息网 > 育儿

从孩子的大小便说起(上)

发布时间:2019-05-20 14:33:56
从孩子的大小便说起(上) 沛沛妈 原帖: (写于9/24/2002 11:17:39 AM)

孩子的大小便问题是妈妈们普遍关心的,这里谈谈我的经历,或许可供作参考。对沛沛的大小便,我的方法算是中西结合吧。

从沛沛满月开始白天把尿,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是依照外婆的传统和周围朋友的方法办。在半岁之前,这类方法确切非常见效,孩子非常规律,并构成了明确的条件反射。原来我曾料想有了孩子后要没完没了地洗尿布,结果却是出乎意料得轻松。

但是,随着孩子的长大,自我意识的逐步觉醒,沛沛从原来的无条件接遭到不时地谢绝和反抗。常常是你刚把她放下,她就尿裤子。对孩子的这类反应,我看到有很多家长采取了对抗的方式,认为孩子是故意捣乱,如果不教给规矩,以后就会乱来。因此,不时地会看到孩子因谢绝把尿而哭闹的场面。至于我自己,1方面是出于母亲原始的心软,另外一方面愿意相信西方“生理不成熟”的说法,便采取了听其自然的自由做法。虽然还会照我视察的规律把,算是给她1点提示,但不强把,不愿意就算,尿裤子没关系。并注意自己及家人的言语,避免无意间让她把尿裤子与羞耻联系起来,从而构成没必要要的压力。当她大1点会说话的时候,我有时会摸索她对尿裤子的反应,就笑咪咪地逗她,“刚才谁尿裤子了?”“沛沛”,她笑嘻嘻地安然回答。

对夜尿,我则更是听其自然。曾在她半岁多的时候,她有了尿会展转翻身,外婆建议尝试性把尿。试了几天,沛沛再度谢绝,我想也没必要为此让她睡不好,就算了。以后的夜里,沛沛好象失去了对小便的感觉,纵情地尿在了纸尿裤里。与邻居聊的时候,听我说还给1岁多的孩子带纸尿裤,很多人表示反对,其实不无自豪地说她们的孩子很早就不用纸尿裤了,都是定时把。当时的我总是自嘲说自己晚上起不来(这的确也是事实),心里想大不了比他人晚点学会控制,西方人很晚才训练不也都好好的。并用“大人和孩子都感到舒服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来安慰自己。但说实话,对沛沛什么时候能学会控制,当时的我的确没底。

无意插柳柳成荫。大约是1岁半的1天,沛沛突然会自己找“鸭子”(她的马桶)示意要大便。过后的几天,又会说尿尿了。但常常说的时候已在尿,不过依然让我们感到欣喜。又过了半个月,她的控制力大大增强,完全可以提早示意,让你有充足的时间帮她脱裤子坐马桶。更让我欣喜的是晚上。突然就有那末1天,沛沛在夜间醒来,说“尿尿”,我以为她说着玩,没在乎,只是拍拍她希望她重新入眠。过了5分钟,见我没反应,她再度说“尿尿”,原来是真的。从此以后,她或1夜无尿,或会醒来示意。虽然尿裤子的事情仍偶尔会产生,但孩子已获得了伟大的进步。沛沛现在只有19个多月大,相对其他昼夜坚持把尿的孩子,不但不晚,而是很早。我的意思是自由并没有推延孩子控制力的构成。

就这样,我在大小便上给了孩子自由、提示和等待,孩子终究没有乱来,而是在自由中感觉到了规则(在马桶里解决)的存在,当她具有了控制的能力时,就会主动遵照这类规则,并且不需要束缚和压力。我终究在实践中体会到了蒙氏的“在自由中构成纪律,相信孩子,他们的内在有1股强大的趋近完善的动力”之涵义。

说到相信孩子,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大小便上给予孩子自由相对照较容易,大不了就象我说的晚点学会控制,但在其他方面,我们仿佛不敢“冒险”,怕孩子变成1个霸道、不懂规矩、不求上进的人。毕竟我们目前所谈的“自由、相信”相对旧的纪律观念类似1种革命,既是革命便不乏实验的成份。沛沛爸爸就常常半开玩笑地说我在拿孩子做实验,是1种冒险。但是随着孩子的长大,我开始部份地看到1些实践的结果,仿佛还使人满意。特别是近1个多月以来沛沛在大小便方面的成功在1定程度上验证了“孩子天生就是蓝圈中人,是寻求完善的”,而不谙教育的沛沛爸也渐渐开始接受“在自由中构成纪律”这1说法。但有1点我觉得一样重要的是,相信孩子也好,给孩子自由也好,与“任其自然”是竭然不同的,也就是家长的指点或提示依然必不可少。还以大小便为例,如果我不曾给沛沛任何提示,只是听其自然地想如何便如何,沛沛可能就无从知道“控制”是1种完善,也就不可能学会控制。因此,给孩子自由其实不意味着放弃指点,而是需要思考怎样的指点或提示才是和谐的,而有的时候(可能不是所有的时候)孩子也的确需要提示来获知完善的概念。

毫无疑问的是,我们还需要更多实践的例子。这也是我们来到论坛的缘由之1,希望在这里能够获知他人的经验或教训,从而少走1些弯路。沛沛就要进入TERRIBLE TWO的阶段了,不知会有怎样的反抗,在这个阶段自由与纪律又是如何和谐的呢,真想听听大家的体验。(转下文)

从孩子的大小便说起(中)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非作者本人观点,如有侵权等违规现象,请找作者联系删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