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个旧信息网 > 健康

日本的艰难抉择7z

发布时间:2019-10-13 02:55:30

图为日本街头一个带着反核电口罩的示威者

。  最近,一只愤怒的水母成为了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联盟“零核电之会”的会徽

。该会徽的设计者是一名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他来自本世纪最严重核事故的发生地——日本福岛县

。自2011年3月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以来,日本绝大部分核电站被迫关停,目前仅剩下关西电力公司大饭核电站的两个机组仍在运转。但这座硕果仅存的核电站也因为取水口附近大量滋生的水母而受到影响。在那些为实现“零核电”而奔走呼吁的议员们眼中,这些水母正是大自然派来的“抗议者”,向人类传达着彻底废止核电的强烈呼声。  “零核电”:能否承受之重  2012年10月15日,在《朝日》社主办的“2012朝日地球环境论坛”上,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再次强调,将致力于“到2030年实现‘零核电’”的能源政策。与此对比强烈的是,仅在数年前的2005年,日本内阁会议通过的《原子能政策大纲》中明确提出了“到2030年要将核电在全国总发电量中所占比率保持在30%—40%”的目标。从“三分之一强”到“零”的数字游戏背后,是日本能源政策、经济运转模式乃至普通老百姓生活方式的巨大变化。  日本北海道地区目前已进入冬季。尽管所有的火电站都已经开足马力,但在应付因采暖而增加的用电量时,仍显得捉襟见肘。北海道电力公司上月发布的冬季用电预计表显示,按照2010年该地区的气温推算,2013年2月辖区内的用电量约为563万千瓦时。而在不启动核电站的情况下,该公司同期所能达到的最大发电量为596万千瓦时,仅能勉强维持数据上的供需平衡。这意味着,今年冬天如果北海道地区的气温偏低或者该地区的任何一座火电站发生故障,那么北海道就只能向邻近地区的其他电力公司求救了。一旦不能及时得到“外援”,北海道的居民们则将不得不在严冬中面对分区域停电的窘境

。  就在北海道电力公司发布报表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朝日》在柏崎刈羽核电站的所在地新潟县就是否赞成重启该核电站进行了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当地居民中,尽管有73%的人认为该核电站对促进当地经济和就业有较大帮助

,但仍有51%的人坚决反对重启该核电站。同时

,有75%的人要求政府兑现承诺,在2030年之前彻底废止该核电站。本月上旬,由日本国内相关领域权威人士组成的专家组对位于福井县的日本目前唯一仍在运转的大饭核电站进行了两次实地勘察。但由于专家组对于其核反应堆的地基是否处于活动断层带之上这一问题仍未得出一致结论,因此该核电站依旧前途未卜。  日本到底能否承受“零核电”之重?这个问题对端坐在东京国会议事堂里的政客而言,无疑是一个拉选票、秀政绩的绝佳议题。但对于今年冬天就可能挨冻的北海道人和守着“不定时核弹”的福井县居民来说,日本政府对于这个问题的抉择将直接影响他们未来的生活。  核电大国是怎样炼成的  福岛核事故发生前,日本拥有各类型的核电机组50余个

,长期以来都是仅次于美国、法国而稳居世界第三的核能利用大国。贫瘠的矿物资源和发达的经济产业之间的矛盾使得日本一直将核电作为解决能源短缺问题的主要手段。  早在1954年,日本就开始了以核电为代表的民用核能相关技术的研究。1963年10月26日,日本的实验型核电机组首次发电。为了纪念这个日恐怕都难以再恢复到福岛核事故之前的规模。因此,不管是从日本目前的国内政治环境还是从未来的经济效益和市场前景来看,可再生能源的崛起都将是大势所趋。

自己制作小程序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小程序怎么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