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个旧信息网 > 历史

最头痛的事是藏钱反衬权力监督虚置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3:43

“最头痛的事是藏钱”反衬权力监督虚置

自2009年8月被任命为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后,马俊飞最头痛的一件事便是藏钱。侦查机关从马俊飞位于呼和浩特和北京的住宅中,查获的现金包括人民币0.88亿、美元419万、欧元30万、英镑2万、港币27万,黄金43.3公斤,几乎平均每两天就要受贿一次。(1月2日《第一财经》)

以马俊飞任职的22个月计算,每月平均受贿近600万元,每天近20万元,每小时受贿近万元。受贿数目如此巨大,“最头痛的事是藏钱”也未必是矫情。事实上,马俊飞的藏钱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是通过购房和租房来藏钱的。

“最头痛的事是藏钱”的背后是钱来得太容易了,同时,也来得太恐怖了。不断地有人送钱,且一送就是上百万,据了解,向马俊飞行贿的公司总计多达40家。面对不断地有人行贿,恐怕没有人能够坦然受贿,神色如常,在惴惴不安中“痛并快乐”地收钱。

那么多公司毫不吝啬地向马俊飞送钱,看中的就是他手中的权力。有关司法材料显示,铁路运能在相当长时间内是一个定数,而且“狼多肉少”,提高了某一家或几家公司的运输量,就必然要挤压其他公司运输量。要想保障公司的利益,搞定马俊飞本人就是关键。如何搞定?最有效有直接的方式恐怕就是行贿。

“最头痛的事是藏钱”的背后是权力得不到有效监督。诚然,马俊飞的权力很大,导致那么多企业向马俊飞“献媚”。但如果权力能够得到有效监督,且将马俊飞的权力置于阳光之中,即便是向马俊飞行贿了,也不会得逞,如此,马俊飞还能收那么多钱吗?正因为全凭马俊飞说了算,才会有那么多企业争着向马俊飞行贿。

马俊飞的权力为何得不到监督?是因为没有监督制度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马俊飞曾向办案人员表示,不收就会被人视为异己,“上了贼船下不来”,只能任由金条和现金逐渐堆满房子。显然,马俊飞的监督被虚置不是偶然的,而是有意如此的,为的就是“你不监督我,我不监督你”,大家一起发财。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原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这些官员的腐败决不是偶然的。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滋生腐败。但在现实中,最大的困扰不是没有监督,而是在一些地方、一些部门,监督只是作为摆设而存在,并没有发挥真正的“监督”作用。如此,出现“最头痛的事是藏钱”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最头痛的事是藏钱”对于贪官来说,的确是一个问题。但解决起来,却不是“教”贪官如何藏钱,而是让其无法收到钱。当官员手中的权力无法“谋私”的时候,当官员手中的权力被置于“阳光”之下的时候,权力就无法收到钱了,“藏钱”的头痛也就不复存在了。(四川太阳鸟时评)

原标题: “最头痛的事是藏钱”反衬权力监督虚置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曲靖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
海东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黑河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