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个旧信息网 > 游戏

剑道师祖 第六十二章余孽

发布时间:2019-09-24 18:23:00

剑道师祖 第六十二章余孽

梧桐镇位于河洛北方,距离会阴山约九百里,这一带四周多山,林木茂密。

昔年盛极一时的玄鬼宗在小镇背面,而这方圆千里都是在玄鬼宗掌管之下;今日的品剑轩已是极盛,但与极盛时期的玄鬼宗相比仍是有所不及,加上为护梅隐山而不得不分出去的近半数弟子,品剑轩对这一带的掌控便远及不上当年的玄鬼宗。

而玄鬼宗虽然覆灭但麾下各分堂余孽却并没有散尽,他们在次经营多年,在某些重镇早已扎了根,即便以品剑轩的实力也很难将他们全部拔除,这么多年来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不做出什么耸人听闻的事品剑轩也懒得找他们的麻烦。

然而近几年来这一带的妖邪却越发肆无忌惮,先是有人杀人取心,其后是有人盗取童男童女,再然后什么采阴补阳,聚血为池的妖法竟如雨后春笋般一一冒出,梧桐镇顿时人心惶惶,每天天还没黑就家家关门闭户。

但那些妖人来去如风,这些凡人哪能应付的了?眼看着镇上惨剧愈演愈烈,他们只能求助于高高在上的“仙人”,品剑轩。

听闻此事后品剑轩尊主大为恼火,当即派出门下十名弟子前来查探,谁料他们刚来当天晚上就与那群妖人交上了手,竟是昔日玄鬼宗鬼王麾下四堂的人;他们都是在魔道上混了多年的老手,新入堂的妖魔也十分心狠手辣,品剑轩弟子与他们一交手就死了八个。

品剑轩勃然大怒,立刻加派人手,不仅多派了不少人手还差门内修为极高的铸剑师杨元前来坐镇,各堂妖魔这才有所收敛。

只是这不过是明面上的收敛,暗地里品剑轩诸人与玄鬼宗余孽斗得更加激烈。

今日的梧桐镇和往日一样,白日里没什么波澜,但到了傍晚十分气氛便陡然一变,小镇里阴风阵阵,鬼气森森。

夜色降临,长长的石板街上家家户户都已关门闭户,熄了灯,整个小镇都陷入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零星的几点光芒。

两名品剑轩弟子背着剑,提着灯笼从长街的尽头走来吗,左边那人手里拎着一面小皮鼓,一旦遇到妖人只要敲响这面皮鼓其余各方位师兄弟便会赶来。

仙家人自然不会像夜间巡逻的捕快一样喊什么“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之类的无聊话,两人每走出一段路后右面那名弟子都会取下桃木剑屈指轻轻叩击,以告知已经入睡的镇民们有品剑轩弟子在,不会有妖魔胆敢来犯。

“王师兄,这几日那些玄鬼宗余孽越发放肆了,偏巧近日来我品剑轩向铁剑门,洗剑冰河,拜剑红楼等宗门送了几张拜帖;这几天拜剑红楼的公孙剑,折眉山庄的齐小姐,苍城剑派的风雷双剑少不得要路过此地;若是那个时候这些余孽伤了人我品剑轩脸上可不好看”,

左边的那名师弟道。

右面的师兄笑道:“傻小子,你对本门倒是关心,前夜血堂的妖人来袭你怎么吓得脸色发白?”,

这两人一个姓王,一个姓周,俱都入门不到一年。

周师弟面上一红,随即面露怒色,道:“那血堂的妖人手段太也毒辣,术法又古怪,竟生吞婴儿强行提升功力;我等名门正派子弟,何曾见过这般手法?”,

“哼,下次见到他我定要将他斩成十七八段”,

他恨恨地道。

“咚

剑道师祖  第六十二章余孽

,咚”,两人正说话间忽然听见东面鼓声大作。

“妖魔来了”,两人面色一变,对视一眼祭出飞剑,御剑而起;才刚一飞起就看见东面的长街上有两道黑影飞速掠过,两人俱是身上裹着一袭黑袍,提着笼子贴着墙壁如风而行,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还隐隐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

十数名品剑轩弟子御剑急追,许多人居然都带着伤,身上血迹斑斑,更有几名弟子胸口被印上一个血手印,御剑时摇摇晃晃,显然已坚持的极为勉强。

“妖孽,今日我非诛了你”,

周姓师弟一见之下目呲欲裂,不顾两人强悍魔功,灵力一催脚下飞剑呼啸一声射了出去。

“师弟.....”,

王姓弟子待要提醒他小心,但话还没说完他已飞出了十数丈。

他本就是从西面截杀,这一发狂更是有攻无守,全然是拼命的势头,两名妖人也猝不及防,左边那人眼中红光一闪就被他戳了个通透,长剑透体而过。

右边那人却看也不看一眼,跃上房顶化作一道黑影长掠而过,诡异的身法让品剑轩弟子也只能望洋兴叹

赤红色的眼睛与他赫然相对。

周师弟先是一怔,显然没料到自己居然这么轻易就得手了,但随即看到这人手里提着的笼子里关着的竟是个两三岁的男童,此时正吓得颤抖啼哭,他勃然大怒,力贯全身便要剖开他的身体。

“妖孽,受死.....”,

“彭”,

“咔”,

孰料他剑还未动忽听一声闷响,那人血红色的手掌重重拍在他心口,强悍气劲贯穿而过,他的胸口先是胸骨寸寸断裂,紧接着居然连皮肉也尽数被腐化,发出“嘶嘶”的声响,胸口竟而出现了一个能穿过手掌的血洞。

周师弟双眼圆睁直直掉落了下去,至死也不明白那人怎会心口中剑还能够发功。

那人阴声一笑,若无其事地拔出心口长剑,反手拍出两掌,红光爆闪,后方追赶的弟子早知道这血手印的厉害,急忙闪躲;只是这一瞬的功夫那人已经去的远了。

“周师弟,周师弟”,

王师兄飞身赶来,却只见到地上那具双眼圆睁,死不瞑目;想起他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师兄师兄”的叫,每日幻想着成为大铸剑师时的意气风发,而转眼间却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几欲晕厥。

眼中滴滴泪水落下,他重重一拳砸在地上,向着那人咬牙急追。

然而此时再追已经晚了,那人身法远比他快得多,那阴笑声随风一散便传了十丈,几乎已到镇外。

王师兄越追那声音越远,起先的愤怒消散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绝望,前方的黑暗好像恶魔之口般欲要择人而噬,他踉跄向前几步,只感浑身筋疲力尽,他“哐啷”一声丢下剑,屈膝跪在地下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嗤”,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响起一声剑鸣,紧接着一条手臂高高飞起,王师兄一惊,只听逃走的那妖人发出一声惨叫,似是惊恐之极地道:“你...你是什么人?”,

“拜剑红楼,公孙剑”,黑暗中一人轻声笑道,笑声中夹杂着轻微的骏马嘶鸣之声。

“啊...”,

随即又是一声惨叫,另一名妖人似也遇到了强敌,只听他怒气冲冲道:“你们是苍城剑派风雷双剑?”,

“哼”,

“南风知我意,夜冷鸦无声,疾雷撼秦岭,一剑斩乾坤”,

一名女子冷哼一声,口念诗号缓步踏出,黑暗中一点蓝色流光激射而出,闪电如利剑一般剖开黑暗夜色。

大同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龙岩妇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的评价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联系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